企业文化

员工天地

泡桐花开

     春日的午后,雨还在滴滴答答地下着,天地间弥漫了一层薄薄的水雾,遮挡着人们的视线,看不清远处的景象。隔着玻璃窗,浸润着雨雾的街道上,车子还在湿漉漉地开着,行人却不多,偶尔几个,也是急匆匆的,似是不愿置身于这绵绵春雨中。
     潮腻的空气仿佛堵住了皮肤的每一个毛孔,让人忍不住想要张大嘴呼吸。推开窗,清冽的空气一下子涌入屋内,雨丝也跟着飘进来沾湿了脸,让人变得清醒了许多。随之一股淡淡的花香扑鼻而来,萦萦绕绕,若有若无。 这段时间似乎总是没有时间在窗口停留,原来窗外的泡桐花早已开得肆意烂漫。一团团,一簇簇,淡淡的紫夹着些白,挤挤挨挨的,垂挂在枝头上,散发出阵阵恬淡悠远的香气。钟形的花一朵朵,或紫,或淡紫,或白,或灰白,无一相同。花萼聚集在一起缀在枝间,成簇的,或向上呈喇叭状,或垂下似铃铛。在这绵长雨季,一片片花瓣上沾满了水珠,湿润润的,衬着淡雅的花色,更是显得娇嫩欲滴。
     记得小时,家属大院里也有棵泡桐树,在春天和其它众多花草一样开着应季的花,却不被孩子们所喜爱。也不知是听谁说的,泡桐花落在头上掉头发,会变秃。幼年的我们可不喜欢自己变成那个样子被伙伴们笑话,所以一个个都远离着泡桐。任凭它的花朵摇曳出多么美丽的身姿,任凭它的花香四溢着春天的美好气息。 那时,初来大院的我总是一个人站在不远处,看着小朋友们玩,却不敢走近融入他们。家养的猫儿也总是抛下我东窜西窜,自得其乐。当风把泡桐花吹落在我面前时,我注意到它一样的寂寞失群。于是,泡桐树成了那段时间我的唯一玩伴。在树下挖土埋宝藏,找树洞玩蚂蚁,用泡桐树大大的叶子玩过家家的各种游戏。当然,除了不敢在头上戴泡桐花,虽然花朵美丽,但传说更令人胆怯。春日渐逝,泡桐花一朵一朵地落下,满目的淡紫花团被新叶慢慢遮盖取代。当繁花落尽,绿叶完全舒展开它的身姿时,春天也就过去了。夏日的烈阳炙烤着大地,人们纷纷寻找着凉爽树荫,泡桐树就用它肥大的叶子召唤着大伙。在这片树荫下,没有让人毛骨悚然的毛毛虫的踪迹,人们渐渐地接受了它的庇荫,而忽略了言传不实的道听途说。从泡桐树开始,我熟悉了大院——大院里的植物,大院里的伙伴。我们玩乐的足迹遍布大院的角角落落,树洞蚁窝,也包括这棵不再落寞的泡桐树。四季花草更迭,泡桐树经历着它的春夏秋冬,直至它最终被砍伐,取而代之的是一棵名贵的树种。那四周也被圈了起来,远避人们的亲近。从此,泡桐树也渐渐淡出了我们的童年记忆。
     长大的过程总有许多不同的经历留驻在记忆深处,在不经意的时候,或许是一个场景,或许是一首歌,更甚者,只是一抹熟悉的气味,都会让记忆回到曾经的地方,想起曾经的过往。就像现在,这幽香绵长的花香让我想起了曾经的那棵泡桐树……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